2021年07月06日 星期二
中國礦業報訂閱

青春綻放昆侖山巔

——記新疆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第八地質大隊萬建領

2021-4-25 8:06:53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何偉

橫亙在新疆南部的昆侖山脈,是眾所周知的生命禁區。而10年前的昆侖山脈西部,卻是新疆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第八地質大隊(以下簡稱“新疆地質八大隊”)地質隊員萬建領的“福地”。在這寸草難生的高原,他不僅經歷了特殊的野外“探寶之旅”,還到達了職業生涯中的一個重要高點——牽頭找到了一座儲量居亞洲第一的世界級超大型鉛鋅礦。

回首往事,萬建領深有感觸:“為了地質事業,痛并快樂著。”

高原烙印:挑戰生理極限

2009年6月,盛夏的南疆烈日如炙。萬建領和同事們從單位駐地阿克蘇市出發,一路向南進入喀什地區,經葉爾羌河畔的新藏公路起點葉城縣“零公里”,向海拔5200多米的西昆侖山脈腹地進發,全程1400多千米。

回憶初上高原的經歷,萬建領至今仍歷歷在目:“那時新藏線還是“搓板路”,一面是懸崖峭壁,一面是萬丈深淵,真是令人膽戰心驚。”抵達工作地后,他們均出現了劇烈的高原反應,一直持續了一個多星期,等好不容易感覺身體無礙了,一爬山還是累得氣喘吁吁、滿頭虛汗。

近10年來,萬建領和新疆地質八大隊的同事們扎根昆侖,用百折不撓的意志在“生命禁區”創造了找礦傳奇。在一次工作回程途中,莽莽高原給萬建領上了難忘的一課。一大早還是硬邦邦的路面,下午就變成了沼澤,他和同事乘坐的皮卡車深陷泥潭,來往車輛十分稀少,無法與營地取得聯系。為節省燃油,汽車只能短暫啟動供暖,一冷一熱極易導致感冒,進而引發肺水腫甚至威脅生命。遇險7個多小時后,他們終于獲救,一回到帳篷連早飯都顧不上吃就昏睡了過去。

在高海拔、氧氣含量低的高原環境,人的身體機能大幅下降。為了提高工作效率,萬建領和同事們的午飯都是在山上解決的,八寶粥一打開里面都是冰碴,早上蒸的熱饅頭中午就變成了冰疙瘩。下午收工回到帳篷,他們還得一起研究基巖露頭、礦化線索等問題,一干就是大半夜。甚至在傍晚休整時,他也會帶人繼續在營地周邊山谷找礦。

“我曾先后2次上山慰問地質隊員,看到他們滿臉黝黑通紅、嘴唇青紫干裂,真讓人心疼得掉眼淚。”新疆地質八大隊黨群部負責人李曉磊感慨道。

出彩青春:磨礪人生之路

每一次赴野外找礦,萬建領都憑借著對地質工作的熱愛,沖在前、干在先。

萬建領堅信,地質成果不會從天而降,想要找到礦藏必須扎扎實實埋頭苦干。2009年初上高原不久,他就在寶塔山工區發現了鉛鋅礦化轉石。異常興奮的他不顧疲勞,連續多日在周圍追索找礦,最終在構造發育地段發現了原生礦體。后來,經過詳細勘查,寶塔山工區鉛鋅礦資源量8萬多噸,具有形成中型礦床的前景。

隨后,萬建領牽頭在西昆侖找礦成果呈現出“井噴”勢頭。2011年,在地質空白區發現火燒云鉛鋅礦化帶,2012年立項成功并正式開展地質勘查,為后續找礦突破打下堅實基礎;2012年發現來賀山鉛鋅礦,通過后期工作,鉛鋅礦資源量約6萬噸,有望通過進一步勘探升級為中型礦床;2014年,在薩岔口南鉛鋅礦遠景調查區中發現一處較大規模鉛鋅成帶,鉆探驗證后礦體厚度超過100米,控制鉛鋅金屬資源量超130萬噸,已達大型規模,遠期勘查可達超大型鉛鋅礦床規模。

其中,聊起火燒云鉛鋅礦的發現過程,萬建領臉上露出了靦腆又自豪的笑容。2011年9月中旬,元寶山、雙寶山找礦勘探工作完成。在即將收工返程前,根據物化探鉛鋅相關資料,團隊負責人決定派他和同事繼續深入山區找礦。

在物化探電磁異常高值區,萬建領并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礦化線索,一度有些灰心。野外工作結束后,他反復思索,經過對化探成果制圖原理進行分析,采用多向溯源追索的方法,在化探異常外帶(低值區帶)有了新發現。“礦石標本經儀器簡單測定后,我一時難以相信自己的判斷,因為這種礦石實在過于富集。”

經實驗測定,萬建領在西昆侖山采集的首批鉛鋅礦石樣品鉛+鋅平均品位達44.5%,是氧化鉛+鋅礦石邊界品位2.0%的22.3倍。經過詳細勘查,2015年火燒云鉛鋅礦取得歷史性突破,2016年探明鉛鋅資源量約1900萬噸,一座令人振奮的超大型鉛鋅礦床橫空出世,保守經濟價值可達3600億元。

聊起發現火燒云鉛鋅礦的感受,萬建領只是平淡地說了4個字:“天道酬勤。”

頑強拼搏:收獲源自努力

不是每次努力都會有收獲,但是每次收獲都必須努力。

多年來,萬建領帶領團隊圍繞一線地質找礦這一核心,堅持外業和內業相結合、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科學推論與生產驗證相結合,著力提升地質勘查水平和社會效益轉化進程,積極推動知識型、技術型、創新型人才團隊建設。

他在特提斯成礦域北緣首次確立了火燒云噴流——沉積原生碳酸鹽型鉛鋅礦這一非硫化物鉛鋅礦新的成礦類型。作為世界第二例深成非硫化物型鉛鋅碳酸鹽礦床,火燒云鉛鋅礦的發現與確立是國內鉛鋅成礦學研究的重大進展。同時,他創立的以“化探先行、重磁跟進、地質填圖、工程評價”為重點的高寒高海拔地區厚覆蓋區尋找隱伏層控鉛鋅礦有效勘查技術方法,使西昆侖山脈鉛鋅礦勘查效率有了大幅躍升,在火燒云外圍找礦工作中得到良好推廣應用。

據了解,萬建領團隊一直圍繞西昆侖陸緣盆地Fe-Au-RM-石膏成礦帶林濟塘Cu-Au-RM-石膏礦帶開展綜合研究,對區域礦床分布類型、區域化探、區域物探及遙感等綜合成果進行綜合分析,提出區帶工作遠景和部署方案。他們不僅在區域找礦方面實現巨大突破,累計發現各類鉛鋅礦床潛在經濟價值逾4000億元,還在鉛鋅礦成礦理論研究和成果轉化、靶區優選等方面取得豐碩成果。

憑借多年不懈努力,萬建領先后榮獲自然資源部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優秀找礦成果獎、第二屆全國地質勘查行業“十佳最美地質隊員”、中國地質學會第二屆“野外青年地質貢獻獎——金羅盤”獎、新疆“358”項目先進個人獎和優秀成果獎、開發建設新疆獎章等省部級殊榮。2020年底,他從全國100多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成功斬獲我國最高層次的青年地質科學技術獎“黃汲清青年地質科學技術獎——野外地質工作者獎”。

收隊后的萬建領依然十分忙碌,忙著整理外業資料、編寫項目報告、組織開展冬季培訓提升技能……提起家人,他很是愧疚,第一年上昆侖山時女兒才2個多月,7個月回來后孩子根本不認識他。每每談起這些,他總是難掩濕潤的眼眶。

昆侖無語,萬仞云霄。采訪結束時,萬建領飽含深情地說,作為一名地質工作者,必須以“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勁頭,胸懷誓言、腳踏實地,用實際行動書寫奮斗人生。“任何成就的取得,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青春就要像煙花一樣,雖短暫,但無比精彩。”

網站編輯:宮莉

奇米在线无码视频在线观看无弹窗_奇米在线无码视频在线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