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7月01日 星期四
中國礦業報訂閱

“懂得鄉村,才能振興鄉村”

——“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四川省自然資源廳扶貧辦專職副主任楊登全工作剪影

2021-5-8 7:02:09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劉光富

(一)

2021年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四川省自然資源廳扶貧辦專職副主任楊登全被中共中央、國務院授予“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榮譽稱號,他是四川省自然資源系統惟一獲此殊榮者。

如此至高的榮譽,既是對他在脫貧攻堅工作中作出成績的肯定,也是對他幾十年從事自然資源工作的認可。而在楊登全看來,更是組織在肯定自己工作的同時,鞭策自己在今后的工作中更加高標準、嚴要求,繼續發揚不待揚鞭自奮蹄的老黃牛精神。

在過去5年多的時間里,楊登全專職承擔四川省自然資源廳扶貧辦工作,到底有著什么樣的精彩故事呢?

2017年8月,楊登全在涼山州昭覺縣莫尼鄉嘎姑乃拖村調研。

(二)

此時的成都,綠意盎然,陽光明媚。在位于百卉路的四川省自然資源廳機關里,大家都在有條不紊地忙碌著。現年已經57歲的楊登全像年輕人一樣,忙著寫各類材料、參加各種會議……由于繼續負責省廳脫貧攻堅成果鞏固與推進鄉村振興的工作,他目前正在抓緊整理前段時間調研的資料,牽頭擬訂土地礦產要素保障支持政策措施等。作為一名扶貧干部,他嚴格要求自己,不斷完善自己。之所以如此,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懂得鄉村,才能振興鄉村”。2016年8月起專職負責扶貧工作以來,他一直都處于這樣的狀態。平時,他把簡單的行李背包放在辦公室座椅旁,隨時準備出發——不是奔波在秦巴山區,就是蹲點在烏蒙山地區,其他一些地方也少不了要深入下去。四川省自然資源廳黨組成員、機關黨委書記謝安軍這樣贊許楊登全,“據我所知,在這幾年的扶貧工作中,四川的角角落落都留下了登全副主任的足印”。楊登全坦言,自然資源系統在整個脫貧攻堅工作過程中,由于職能職責所在,起的是助推助力作用,全省自然資源系統在省委、省政府一盤棋統籌下,在廳黨組統一部署下,哪項工作都要落到實處,盯緊抓牢,限時完成,才能確保自然資源政策落實落地,保障土地增減掛鉤、土地整治、地災防治工程等項目按時保質建設完工。

在統籌全省系統扶貧工作時,為突出黨建引領和凝聚力作用,根據幫扶隊員分散在涼山州11個深度貧困縣和丹巴縣的實際情況,楊登全向廳直屬機關黨委建言,隊員戰斗到哪里,黨建工作就延伸到哪里。廳直屬機關黨委及時批復幫扶隊成立臨時黨支部,通過開設指間課堂,與州局縣局聯合開展主題黨日、參加學習培訓和座談會、利用電話談心等方式,讓幫扶隊員把困難和心聲向組織匯報,也把省廳、州局的關懷傳遞給隊員。為確保重中之重的丹巴及半扇門鎮四個村——省廳的幫扶縣和聯系村如期摘帽,廳先后派出共18名干部駐村幫扶隊員。而楊登全則定期不定期趕過去,傾聽心聲,共商工作,著重發揮好紐帶橋梁作用,讓他們扎得下去、打出漂亮仗、贏得勇士歸。

當筆者每次提出要采訪楊登全時,他總是這樣回答,“我沒有什么可寫的,工作幾十年都是這樣,只是在做我該做的事,盡我該盡的責,做好本職工作”;每次提起寫他的脫貧攻堅先進事跡時,他又總是這樣說,“整個系統上上下下,大家齊心協力,出色完成了任務,這份榮譽不僅僅屬于我個人,更屬于全體自然資源系統”。楊登全說,先進代表背后的扶貧故事,是自然資源政策的精準助力和惠民紅利,是廳黨組堅強領導下的創新善為和接續奮斗,是所有合格自然資源人的擔當付出和為民情懷。

(三)

一張張現場照片,記錄了楊登全這些年工作的點點滴滴。打開手機,他如數家珍,這是古藺,這是屏山、丹巴、涼山、嘉陵區……連結起來,就是楊登全的扶貧工作剪影。他不時和筆者聊起一張張照片背后的故事。

在烏蒙山扶貧聯片集中開發地區的國家級貧困縣瀘州市敘永縣采訪時,筆者向身邊原來曾經在縣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工作的張建文同志打聽楊登全時,他掏出手機打開相冊說,“就是他,這是他當時在敘永現場工作時的照片,楊主任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記憶。全省系統上上下下,只要負責扶貧項目工程的,哪個不認識他啊,都是老熟人了,他熟悉縣里的每一個項目,幾乎每個點他都叫得上名字”。

在省廳扶貧辦,筆者問,楊主任,您胸中是不是有一張全省幾大項目的地圖呢?他說,說不上,這些年,廳系統涉及的項目實在太多了,只是腦子里有個大概而已。但如果哪個縣區的項目什么時候動工,什么時候可以驗收,都不知道,手里捏著一本糊涂賬怎么行呢?

如此精細的楊主任,誰敢和他馬虎啊?張建文說,照片上的這個地方是水尾鎮畫稿溪村易地搬遷現場。在回縣城的路上,楊主任又提出順道去看看就在縣城附近的敘永鎮紅巖村的雙掛鉤項目。在現場,他對一些問題的指出和處理不但準確而且及時,又不回避,一聽就知道他是個工作經驗豐富的懂行人,讓項目實施單位和監管人員口服心服。

要不是楊主任,姐把哪打村的村民不可能這么快搬進新居實現脫貧!——這是一張手機照片講述的關于楊登全在涼山州督促參與扶貧的故事。

2018年9月,楊登全在涼山州昭覺縣尼地鄉洼洛村調研。

姐把哪打村位于涼山州腹地——昭覺縣灑拉地坡鄉,平均海拔2620米,共有432戶、1667人,全部為彝族。灑拉地坡的含義是水草豐盛的肥沃之地,而這里山高坡陡、土層瘠薄。

面對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的困境,昭覺縣積極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幫助該村脫貧攻堅。用地指標從何而來?這不僅僅只是姐把哪打村的問題。楊登全回憶說,2016年,針對全省普遍存在缺少用地指標、很多扶貧項目沒辦法真正落地、放慢了脫貧攻堅進度的實際情況,他多次向廳領導和相關處室匯報,請求及時有效解決,通過包括他在內的很多自然資源一線扶貧干部的努力爭取,2017年,原國土資源部印發了《關于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意見》。拿到文件,活學活用,讓他們的工作推動加快了許多。政策要在全省執行,得花不少功夫和時間,在此基礎上,他們在省廳這個層面,細化和制定了幾十項措施政策,幾乎每一項他都是具體的經辦人和起草者。有了政策的支持,2017年底,姐把哪打村村民從高寒深山搬到了交通便利、自然條件更好的安置點。踩在新家院子的水泥地上,村民吉巴約古感慨,以前覺得住好房子很難實現,現在房子寬敞明亮,電視、衣柜、碗柜一應俱全,生活真幸福。

2016年10月28日,一場特別的會議在省廳舉行。“一些市(州)措施不夠,抓落實能力有待加強。”會議一開始,廳領導犀利的言辭就讓不少與會者感到心驚,警示約談威懾的同時,部分市(州)局又分別收到了一封來自省廳的信件——“你市有4個項目進度滯后,為切實保障任務按時保質完成,現將有關工作要求專門通知你,請你務必遵照執行……”楊登全說,這樣做的目的是進一步增強責任感和緊迫感,把每個項目進度落到細處實處。

這一年,土地整治被納入全省22個扶貧專項,當年任務當年完成是廳里立下的軍令狀,楊登全在現場奔忙督導調研中發現,受雨水多、建材緊缺、部分市(州)重視不夠等多重影響,項目進度嚴重滯后,年底前完成目標幾乎成了不可能。于是,他和相關技術人員馬不停蹄,踏勘項目,查看進度,緊盯施工質量,保質量、早完工、早移交、早驗收,把土地整治扶貧項目建成民心工程、德政工程,就在當年年底前,終于完成了目標。

幾年前的那一幕幕,仿佛就發生在昨天,扶貧這一偉大征程有著只爭朝夕的緊迫感。“我感覺,你的工作是在跑步中完成的。”“咋不是呢?我就是屬龍的,就得是龍馬精神,就得奔跑,還有許多的事要做,工作一天,奔跑一程。”截至2019年12月,四川省貧困地區299個省級投資的農村土地整治扶貧專項項目提前一年全部完工,涉及甘孜、阿壩、涼山等12個市(州)52個貧困縣1261個村,其中貧困村362個,直接受益的貧困地區群眾超過153萬人。除此之外,在幫扶隊員和楊登全的共同努力下,涼山州完成了增減掛鉤項目653個、完成項目驗收核查183個、取得節余指標2.5萬畝、累計實現指標流轉到賬70億元;協助完成烏蒙山連片區域土地整治重大扶貧項目36個子項目縣級自驗,取得占補平衡指標約2.2萬畝。“脫貧攻堅這么宏大的工程,全省自然資源系統有多少人在默默地努力和付出啊,豈止我楊登全?我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時代給了我光榮,組織給了我平臺。”

另一張手機里的照片記錄著楊登全與丹巴縣半扇門鎮臘月村一位藏家兄弟的故事——照片上,一位藏家兄弟親切地拉著他的手,正說著話。半扇門鎮臘月山三村,是丹巴全縣最為偏僻的村之一,位于離天很近的云朵之下,因為不通公路,村民們祖祖輩輩過著世外桃源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走進村子一打聽,都知道在公路未修通之前,竟然還有90多歲的老年人就連丹巴縣城都沒去過,就更別說成都、北京了。四川省自然資源廳確定定點幫扶這個村之后,把打通山里山外的通道作為首要任務,使通村公路正式立項開工。修通道路后,一位年過八旬的老人經常通宵不睡覺,他說他要一直守著公路,一直守著公路帶來的幸福生活到永遠。

這次筆者去臘月山三村采訪時,恰好遇上這位藏家兄弟。在四川省自然資源廳捐建的村生豬養殖場,他打開了自己的手機相冊,對著照片,和筆者講起了一段楊登全和他的故事:這個村共有43戶、182人,去年因年邁自然死亡走了3人,現有179人。四川省自然資源廳這幾年翻箱倒柜、傾囊相助,花了不少的資金,改善了他們的生產生活和出行條件,還修筑了村辦公室和村民活動場所。“公路修通那天,楊主任和駐村的小鄧書記再次來到我家里,給我指導產業發展,而且一再叮囑我,兄弟,一定要立業成家過好日子。”

“我的家就在那里。”這位兄弟邊聊邊用手指向他的家,就在離村豬場不遠的地方。一路走去,筆者看見了他的一頭牛,一群大大小小的雞,還有幾只鵝。門前的地上,還有一片花椒。駐村工作隊員小鄧說,每年可摘好幾十斤干花椒呢,50元/斤。筆者悄悄估算了一下,單這項也要收入幾千元呢。典型的藏家民房,即使最底一層都打理得干干凈凈,很難相信這是一個人的家,牛在山坡上,豬圈里還有兩頭不大不小的豬,過年那陣宰殺還是出售,都可以。

迎筆者進屋的,并不是這位藏家兄弟,而是抬頭可見的一排臘肉,數了一下,足有19塊,最有名的丹巴藏香豬肉,這老兄天天都能享受呢。他讓我們坐,就在一起聊了幾句。“剛才您看到的,溝對面那些經幡的一塊,那是我阿娘,去年93歲,過去了。”

這位大山上的康巴漢子告訴筆者,楊主任那次還特別對他說,產業起來了,有錢了,如同栽有梧桐樹引得鳳凰來,娶親生娃水到渠成。半扇門鎮臘月山三村的這位康巴漢子兄弟已經在楊主任的引導下,產業發展有后勁,日常生活也還不錯,住居舒適,不缺錢花。走回豬場的路上,這位兄弟說,“現在疫情已經差不多過了,我可能還是要出去打工,村子里那些出去打工的有的都找到了婆娘。”筆者借用當地的幾句民謠回敬他,丹巴的風,道孚的蔥,要找婆娘到魚通。他笑得比這會兒天上的云還要燦爛,笑聲傳出很遠,山谷里有了回聲。

楊登全做貧困戶工作的功夫由此可見一斑,很能深入人心,讓貧困戶發自內心地感激,難怪才不到30歲就被選拔為寶興縣副縣長,年輕有為,少年得志。楊主任說,人一輩子,成長為什么角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輩子做了什么。

一張楊主任和一群身著藏家盛裝孩子的照片吸引了筆者,它背后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在這次丹巴還未成行之前,筆者卻在腦海中不斷閃現這樣的一幕——半扇門的背后,一位懵懂少年在向外不斷張望,焦灼的眼神里,有著太多的渴望。

采訪時,在阿娘溝四村,說話間我們走進村委會附近的一戶藏家,順便了解一下村民的就業收入等情況。駐村第一書記小王說,勞動力有出去挖蟲草的,也有出去打工的,務工也是村民的另一條收入渠道。這時,一位上了年紀的老阿公迎了上來,接上了話茬,蟲草并不多,不過也能挖到,他阿伯也出去挖了。阿公后面緊緊跟隨的孩子,猴跳似的,站在筆者面前。他說了什么,沒聽清,但他很友善,臉上的笑就像天空的云朵一樣純凈,不含絲毫雜質,憨態可掬。

盡管他并不知道筆者是誰,但又很急切地想用手抓住,也許他真切地感受到了來自筆者的善良或是別的,比如瞬間目光的溫暖。屋里的人正在吃午餐,他索性拉著筆者過去,又迅速撿起一只饅頭遞給筆者。筆者看見了饅頭上的臟手印,故意裝著沒看見沒接。他并不生氣,接下來繼續緊跟著,筆者在哪他就在哪,陽光里牽著手,跟著走出很遠。臨走時,筆者打算把自己寫的書送兩本給他,可出門時卻忘帶了。直到上車了,他還是跟著筆者,貼得緊緊的。這時,他說出了非常標準的普通話——“叔叔,我們照一張相片,咔嚓、咔嚓……”晚上,筆者在微信圈里發了照片。丹巴縣委副書記劉記在微信里回了一句,作家兄,他是想您帶他下山呢。

阻斷代際貧窮,根本在教育。從小就在窮窩子里摸爬滾打的楊登全,更知道丹巴縣半扇門鎮這些偏僻地方的孩子渴望下山,渴望到關外的世界。在楊登全的協調下,在廳下派掛職扶貧的丹巴縣委副書記劉記的組織下,包括阿娘溝村的這位孩子在內的這群藏家子弟于2018年走到了成都,行走過太古里,也去參觀了四川大學等。從此,他們的眼睛里有了對太古里的向往,更有了對遼闊悠遠的山外世界的張望和追求。

楊登全手機相冊中的無數照片,最揪心的一張,無疑是楊登全和他父親的合影,翻看這張照片,老楊淚眼又模糊了——忠孝兩難全,工作與家事相遇毅然選擇攻堅唯大,父親的病與故是他今生的遺憾。他告訴筆者,扶貧辦人員一兵一卒,另一工作人員五年輪換3人,很多工作只能自己親力親為。往年每逢父母生日或病痛,楊登全都會看望和守護,從事扶貧后,就真難做到忠孝兩全了。2018年5月,85歲的父親患膀胱癌住院,家人在父親手術時才告訴他,他請假趕到雅安市醫院時,父親已經進了手術室,守護一天一夜,待父親蘇醒后又即刻返崗;這一年,86歲的母親也患病幾次住院,他也只守護過一次。

2019年11月父親病危,他只告假回家守護過短短的三天,可工作之需又不得不返崗。父親于這年12月15日逝世,可他沒能看到父親最后一面,再返回家時,父親已經入殮了。嚴父之恩,無以為報,他只好寫下“讀私塾承仁義拖家帶口頂天立地,為人師傳手藝風云人生回報以歌”的挽聯,表達了對父親深深的哀思。

(四)

一樁樁,一件件,扶貧的事無巨細,累積起來足夠堆成一座大山了,楊登全既沒有豪言壯語的宣講,更無心宣傳自己,可他卻一直在堅持,不斷地努力,做了許多。他說,不管曾經自己為扶貧做過什么,成績屬于過去,還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在他們的辦公室,筆者拉著正在忙碌的他小坐了一會兒,聊起了全省自然資源系統的脫貧攻堅成果鞏固、鄉村振興這一塊工作。他說,從事專職扶貧工作5年多,最遺憾的是還沒能跑遍全省的每一個點,但最艱難的地方一定去過,而且不是一次兩次。“我們牽頭實施的避險搬遷、雙掛鉤、易地扶貧這些項目,我就是要看到老百姓搬進去了,心里才踏實,在工作時立足求解,總要拿到答案才睡得著。”

看到許多地方舊貌換新顏、脫貧驗收摘帽了,即使有點累,也不覺得,我們老百姓的干部,其實就是郵差,不管長跑還是短跑,都得任勞任怨。每次走到一個地方去,如果有老百姓認得你,說不定會在菜園子里摘一把菜煮給你吃,還擰瓶酒陪你喝一兩小杯,順便聊聊產業發展,說說掙錢門路,這樣的扶貧干部,才是老百姓真正想要的。

楊登全特別強調自己的工作在老百姓那里的感受,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楊登全就這樣走著走著,慢慢走進了別人的心里。當干部,一輩子要是能做到春風化雨就很不錯了。他在先進事跡報告材料中這樣寫道:自覺堅持做一頭不待揚鞭自奮蹄的老黃牛,我們這一代人,在組織多年的培養下,已經養成了一種自覺和自律,都是自帶責任感的,只要有精力就盡力奉獻,不說大話,不負時代,不負年華。

網站編輯:宮莉

奇米在线无码视频在线观看无弹窗_奇米在线无码视频在线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