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7月01日 星期四
中國礦業報訂閱

放歌祁連山

——中鐵資源廊坊物探公司開展肅祁公路監測檢測項目紀實

2021-6-22 8:16:39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王建國 劉博

中鐵資源廊坊物探公司承接的G213肅祁公路(甘肅肅南至青海祁連)超前地質預報、施工監測、隧道襯砌檢測項目將于今年6月30日完工。中鐵資源這支鐵軍至今在這個項目上已干了1000多個日夜,如今終于看到了勝利的曙光,用自己的堅守再次叫響“開路先鋒”的稱號。

施工現場

欣然接受挑戰

祁連山,是冰雪天國,更是血染之地。當年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在這里血戰馬家軍,他們視死如歸,紅軍將士書寫了血染的風采。

“到祁連山聽歷史回音,去血染地干出彩項目……”

三年前的2018年7月,中鐵資源廊坊物探公司承接了G213線肅祁公路5標段超前地質預報、施工監測、隧道襯砌檢測項目。在出發前的動員大會上,這些80后90后小伙子們激情滿懷,他們打點行裝,一路向西,追尋著英雄的足跡,登上了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祁連山。

項目地處青藏高原東北部的祁連山脈深處,線路橫跨祁連山脈,屬于高寒高海拔地區。此項目建成后,將打通甘肅省至青海省的交通壁壘,完善周邊區域公路網,使青海與甘肅西部連成一體,對推動我國西部崛起具有重要意義。

據悉,“肅祁5標段”全長約15.01公里,地處祁連山脈深處,其中甘肅段5.1公里,青海段9.9公里,包括大小橋梁2座,涵洞20座,全線重點控制線工程東山隧道,更是咽喉要道,全長3639米,平均海拔約4000米,屬于高寒地區,是目前國內在建的海拔最高的公路隧道之一,也是肅祁公路海拔最高的標段,施工難度可想而知。

項目中標后,該公司上下異常興奮,但一想到要到平均海拔4000米高寒缺氧的祁連山上堅守三年,很多領導心里面也打鼓。“公司的技術骨干都是從蜜罐長大的80后90后,他們吃得了這份苦嗎?”這個問題曾一度讓總經理郭有勁很揪心。

一聽要到海拔4000多米的祁連山上干項目,不但沒有嚇倒這些80后90后,反而令他們異常興奮,一個勁地表示中鐵人就是“鐵腳板”。看著這些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小伙子們,公司領導懸著的心稍稍平復了些,讓他們踏上了六月飛雪的祁連山。

海拔高斗志更高

有人說,“祁連山上只有兩個季節,一個是冬季,另一個是大約在冬季。”這就是祁連山脈深處的真實寫照。“不到長城非好漢,不來祁連山不知風雪有多寒!”項目負責人張波,是位來自陜西寶雞,滿臉黝黑的小伙子,提起初到祁連山上的情景,仍不由地打了個冷戰。

如果說北京的雪是“溫柔的雪”,那么祁連山上的雪則是“怒吼的雪”。據他講,祁連山下雪時,一眼望去,埋在陰云里的峰巒,仿佛起伏的波濤,不見盡頭,寒風呼嘯著,卷起雪片和砂礫,從山頂撲向峽谷,那場面,縱使鐵打的漢子也會瑟瑟發抖。

有一次,他們在隧道進口干完活,出洞之后發現白茫茫一片,路面積雪足足有三四十厘米厚,快到山頂時車開不動了,加油也沒有反應,所有人只好下車,讓車后退幾米,然后再推著車往前沖,沖上一兩米車子又停了,就這樣反復地后退,反復地往前沖,不知沖了多少次總算翻過了山頂,十五六公里的路,足足用了三個多小時,回到營地個個都凍成了冰棍。

如果說祁連山上的寒風冰雪還可以在室內躲避,那么高原缺氧這一關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過去的。項目部營地在海拔3800米,工作地一般在海拔4200米左右,初到項目部的小伙子們,先是被高原缺氧“打了一記悶棍”。“我們有幾個小伙子都是內地過來的,到了項目部就出現了強烈的高原反應。”項目前期帶隊負責人李保祥,雖然之前干過高原項目,但是初到祁連山,也讓他措手不及。不僅如此,“這里風沙大,氣候干燥,我們的臉和嘴唇皸裂是常有的事,每天早上嗓子都干疼,由于氧氣稀薄,米飯就沒被煮熟過,吃的都是夾生飯,菜里面的肉燉不爛,湊合著填飽肚子。”張波笑著說。

在肅祁項目部,不懼艱險,不怕吃苦的“開路先鋒”精神一直在傳承,感染著一撥撥年輕人。新員工黎圣川,入職不久就被派到肅祁項目部,剛來那會兒,高原反應嚴重,多次被勸回,但他硬是要求留了下來。

堅決打通咽喉要道

該公司曾實施過中老玉磨鐵路、蒙華鐵路、吉圖琿鐵路、滇中引水等重大工程的隧道超前地質預報、施工監測、檢測任務,積累了豐富經驗,并樹立了行業標桿,但這次,肅祁公路東山隧道的技術保障難度,比公司之前所有的隧道項目加起來還要難。

在高寒缺氧的祁連山上搞監測、檢測到底有多難?張波介紹,在海拔4000米以上位置,羽絨服都透風,根本沒有用。冬季外邊穿著厚厚的皮衣、皮褲,里邊再穿兩層毛衣毛褲,頭上戴棉帽和風鏡,腳上穿軍靴。即使這樣,大風帶著雪粒打在臉上還像針扎一樣疼,戴上口罩,呼出的氣結冰不透氣,只好把鼻子和嘴露出來,鼻子和嘴周圍全是白冰。

有一次,在海拔最高地段進行隧道掘進超前地質預報,由于現場不滿足操作條件,TSP儀器接收孔布置位置較高,技術員郭山寶爬上梯子去安裝傳感器,沒兩分鐘,就開始身體發抖,頭痛欲裂。張波一看此情況,立馬換人,親自上梯,寒風從洞外吹來,打在身上瑟瑟發抖,他咬牙堅持著把設備全部安裝完畢,等他下梯已經累癱了,想喝水,水杯就放在旁邊,可心發慌、手發抖,近在咫尺的水杯幾次都沒拿到手。因為強烈的高原反應,為了節省力氣,大家交流的都是一個“走”字或是打個“OK”的手勢。

據悉,東山隧道最大埋深410米,為全軟弱圍巖隧道,其中V級圍巖2609米,IV級圍巖1030米,穿越3處斷層破碎帶,主要為強、中風化片巖及斷層角礫,巖體破碎,穩定性差。為了保證業主施工安全,監測組人員每天至少采集3次監測數據,并將監測情況第一時間反饋給業主,指導業主采取加固措施和優化工法。2020年3月,東山隧道進口端,從表面看圍巖相對較好,業主施工進度較快,但項目組利用TSP進行超前地質預報檢測時發現,K52+710里程有大概10米圍巖松散破碎,裂隙發育明顯,存在坍塌風險。他們立即叫停施工單位,將地質預報結果發送過去,果不其然,進展到該里程時掌子面突然發生滑塌,與預報結果幾乎一致,由于事前施工單位采取了有針對性的預加固措施,這次掌子面滑塌沒有出現人員及財產損失。三年來,項目組先后向業主單位發出重大安全風險22次,為東山隧道順利貫通作出了貢獻。

東山隧道的貫通預示著肅祁公路即將完工,這條連接甘肅、青海兩省的“幸福大道”,必將成為國民眼中一道新的“風景線”。

網站編輯:宮莉

奇米在线无码视频在线观看无弹窗_奇米在线无码视频在线观...